Hi 您好!  注册 | 登录
下一步—新人类

从社会学角度来说,人类头脑发达,思维严密,在没有其他同等高智商生命的地球上,理所当然是最复杂的动物。

遨游天宇的保障——太空战舰防身术

太空探索永远是科幻与科技领域的尖端话题。打从人类文明诞生以来,我们便如同一个婴儿,始终在这个名为“地球”的摇篮中打转。

机器人最终将怎样灭亡人类

自从卡雷尔·恰佩克在其科幻戏剧《罗素姆万能机器人》中首次创立了“机器人”这个新概念,人类可能被机器人毁灭的巨大担忧就同时降临。

细菌,比你想象得更聪明

提到细菌,您肯定不陌生。它们是地球上最原始也最基础的生命形态,但细菌却并不低贱卑微,除了在生物圈中发挥不可或缺的重要功能,它们还具有令人咋舌的智慧。

全知引擎

顾名思义,本期的话题是搜索引擎,但不是你我耳熟能详的谷歌或百度,而是一款极具科幻味的搜索引擎:WolframAlpha。

飞行汽车不再遥远

从科幻动画片《杰森一家》到科幻电影《回到未来》,数十年来,飞行汽车一直都是科幻作品中的重要道具。

怎样在太空中建造一支军队

在太空中发动一场战争,你需要一支什么样的军队?你可以用拿破仑式的太空海军,在空旷的宇宙区域,将对方轰击成废渣。

路上的谷歌

还记得本栏目今年第5期上的《月上的谷歌》吗?继“把广告打到月球上”之后,谷歌又开始将一个疯狂而实用的想象付诸现实——自动驾驶。

机械化城市

城市,人类文明的结晶。无数标新立异的高耸大楼,错综复杂的立交桥,与四通八达的地下隧道交织出了人类文明最繁华的景象。

赛伯治疗

一名男子脱掉耳机和眼镜,他刚在虚拟现实环境中做了一次演讲,虽然台下观众的窃窃私语让他有点紧张,但在旁人的提示和鼓励下,他最终完成了发言。

让神经元飞

如果从生物学观点看,所谓“庇护主”只是在基因上更先进而已。换言之,如果能从基因方面加以改进,就可以人为地加快落后生物的进化进程。

“挡不住的未来”系列之一:罪行庇护者

你不是宣誓过要当一个好警察吗?那就来试验一下吧。“……今晨气温22度,建议穿衬衫和T恤外出。”

纸的末日

两千年来,纸作为在书籍以及货币,见证了人类文明的兴起与商业社会的繁荣,但今天,它正在一步步走向寿终正寝。

机器人的语言进化

在过去数千万年残酷的进化竞争中,人类跑赢了其他所有物种,到达金字塔的顶端,赢得了“万物之灵”的桂冠,但进化却从未终止。

比黑更黑

你可曾想过,黑暗到极致是什么模样? 那一定是黑洞般的存在,没有一丝光线能逃脱那片深邃。

人造火山

面对越来越失控的全球变暖问题,科学家不得不调剂一味“猛药”,以防所有的措施都失效后还有最后一张王牌。

哈尔•克莱门特——不同寻常的感官

“那么,你这就离开我们了,坎宁安先生!”即使考虑到耳机的失真和天津四永远存在的静电噪音,麦尔梅森的声音仍旧比平时更加刺耳,“哎呀,这真是太糟了。”

迈克尔•A.•波斯坦——传递

遗产可以有许多形式……我快要死了。不过还没人知道这件事。我从未结过婚,因而不会有家眷来悲悼我的去世。我还有些书迷。

凯特•威廉——永远的安娜

从谜一般的过去、现在和未来中,一个笔迹学专家试图确定几封信的作者的真实身份。这些信的签名就是这篇故事的标题。

戴维•D•莱文——金雕传说

这是一只鸟的故事。一只鸟,一条船,一架机器,一个女人——什么都是,又什么都不是;但首先最根本的,它是一只鸟。

迈克尔•斯万维克——暴龙谐谑曲

一位钢琴手正在弹奏一节斯卡拉蒂的拨弦古钢琴奏鸣曲,简洁的乐章大概长约一至三分钟,乐曲非常之复杂而优雅。此时,窗外跑过一队鸭嘴龙——至少有成百上千之多。

斯蒂芬•巴克斯特——冲锋线

遍体鳞伤的活体飞船返回基地时没有发出任何警报。我之所以把它称作“返回”,是因为当时我还不知道每一艘超光速飞船实际上都是一部时光机器。

阿尔弗雷德•贝斯特——时光的背叛

有一位名叫约翰·斯特拉普的人,他是这个拥有七千亿人口的世界上最具价值、最有权力、最富传奇色彩的人物。他珍贵的价值皆系于一项才能——能够做出决断。

威•伊•洛派兹——磁道

“你说什么,它是活的?”莎伦·德雷珀问道。尽管实验室里的电子加热器已经开到了最大挡,尽管她身上穿着厚厚的皮大衣、手上戴着羊毛手套,但是她呼出的气息仍在她面前凝成了水汽。

克瑞•道特里——技术反对主义和维面跳跃器

请千万不要误会我——我确实是那种喜欢没有受到任何人为破坏的自然原野,喜欢头顶上碧蓝纯净的天空,喜欢城市中没有汽车噪音和建筑气锤轰鸣声的人。

杰克•威廉森——来历不明的人

北风凛冽。一个赤身裸体的人沿着人行道蹒跚走来,一小块破纸片遮盖着他的羞处。他冷得发抖,牙齿咯咯打战,我在十二码之外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雷•布雷德伯里——时间搅拌机

伯纳姆·伍德——天知道这是不是他的真名——领我走进他那令人叹为观止的车库。他早已将它改造成机器车间兼图书馆。

罗伯特•J•索耶——重返地表

我一直怀疑,莫洛克人甚至可能为了掌握时间机器的用途,用它们笨拙的双手拆开过部分装置。